9.0

2022-09-01发布:

椎名无码AV在线播放观看【淫之初】【作者:秘国之音】【完】

精彩内容:

粗砺的樹根羁絆著我的腳踝,凸出的石塊磕碰著我的小腿,疲憊的腳趾瘀青一片,我在茂密的叢林中奮力向高處攀行。撥開刺人的灌木,劈斷纏人的樹藤,頭上是遮天蔽日的濃密樹冠,前方漆黑一團,僅靠我前額上的探照燈照亮方向。

  在我赤裸的四肢上,水蛭徒勞地吸血,昆蟲無謂地叮咬。我機械地將這些厭物掃開,水蛭變成了一團團汙血,昆蟲留下一道道汙漬。然而須臾間,它們的同類前赴後繼地繼續湧來,趕不勝趕。我只得苦笑著,帶著一身厭物往前趕路。至少我不再孤單,我們追尋的都是一個目標:生命。

  到處都是潮濕的霧氣,煩人的淫雨時時襲擾。然而這片悶熱潮濕的熱帶雨林,是這個滿目蒼夷的星球上,適合低級生命生存的最後一塊樂土,許多曾經顯赫一時,遍布整個星球的物種,只能在這片崇山峻嶺中苟延殘喘,絕望地與種族滅絕的終極命運抗爭。我的使命,就是統計考察這些行將絕滅的物種,整理歸檔,讓它們在生命的史冊上留下最後的痕迹。

  當原始生命出現在這個星球上的時候,大氣中充斥著各種高活性以及諸如氧氣之類的有毒氣體。隨著時間的推移,大氣成分趨于穩定,原始生命不斷進化,適應直至依存大氣中的有毒成分。之後,很久很久之後,生命終于在這個星球上站穩腳跟,繁衍成長,進化出各個不同的物種,直至智慧生命的誕生。幾十億年之後,我站在了這裏,代表著生命繁衍進化的最高峰,試圖繪制出生命進化的詳盡足迹。

  我頭上探照燈射出的橙色光柱,暴露出樹蔓間一只青蛙的蹤迹,分辨不出它具體的綱目科屬。它一身墨綠色的皮膚本來是最好的保護色,但被燈光驚動,一頭撞進了一張巨大的蜘蛛網。一只同樣不知種屬的蜘蛛愉快地撲向它的獵物。然而我不停頓的機械前行中,不經意間撕破了蜘蛛網,蛛絲沾在我的頭發上,青蛙歡鳴著跳進樹叢。我無法面對淚光盈盈的小蜘蛛,只有默默爲它祝福,對不起啦,小家夥,爲了生存,繼續努力吐絲吧。

  我這次上山搜尋的物種,已經有半個多世紀不見蹤影了,本來大多數科學家認爲它們已經滅絕,然而近來卻在這一帶發現它們存在的蛛絲馬迹。說起來讓人難以置信,這個物種當年是這個星球的主宰,曾經象瘟疫一樣遍布全球。最終,它們象瘟疫一樣破壞了適合它們生存的自然環境,幾個世紀以來,被壓縮到這一小塊氣溫不高、空氣仍然潔淨的地方渡過最後的歲月。

  有些敢于創新的科學家提出過大膽的假設,認爲我們其實是它們的後代,然而這種假設卻受到正統科學界的嘲諷和不屑。確實,我們和它們之間有不少相似之處,然而無法解釋的問題卻更多。它們是如何進化到我們的?中間的過渡類型是什幺?化石證據在哪裏?都需要進一步的研究和發現。我就是研究這一領域的專家,我敢說,這個星球上找不到比我對它們更了解的學者了。我敢肯定的說,我們和它們之間必然有著某種遺傳關系。今天,幾十年來的第一次,我深入這片土地,希望能夠發現它們中的一個,研究它們,完善我們的學說。

  突然間我身後噼啪作響,樹枝斷裂,大地震動,一團黑影向我撲來。我敏捷地躍開,轉身伏低,躲開了對方的進攻。擡頭一看,通過探照燈的光柱,我面前是一只黃黑色條紋的山豹,毛皮的顔色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可能同我一樣,是個外來闖入者。山豹的胸腹間劇烈起伏,雙爪刨地,目露凶光,狂躁不安地沖我低聲吼叫。我徑自上前,左手虛晃吸引了山豹的注意力,右手猛的一拳砸在山豹的腦門上。山豹哀鳴一聲,倒在地上不動了。我這一拳計算好了力量,正好將之擊昏,不會危及生命。我翻過山豹的軀體,果然發現了令其狂暴的原因,山豹的臀部上插著一支細長的棍狀物體。我拔出一看,木制的打磨光滑的長杆,頂部是金屬制作的叁角形尖頭,上面沾滿了山豹的鮮血,燈光下散發出讓人欣喜的妖豔光芒。這是箭,在典籍中多次看到的箭,我所找尋的種族使用的利器。沒錯,肯定是它們,因爲這個星球上,除了我們以外,它們是唯一能夠使用工具的物種。

  我抑制住心中的激動狂喜,把這只箭裝進真空儲存袋中,順著山豹的來路前進。

  披荊斬棘,往上攀爬,海拔每高上一千英尺,氣溫會下降華氏七度,環境不再是讓人難以忍受的濕熱,氣溫濕度越來越低,環境越來越舒適,高聳茂密的樹木越來越少,陽光直接照射到地表,這正是最適合它們生存的自然環境。要說它們這個物種還真是老天眷顧,在它們把大地變成荒漠,把海洋變成死海之後,大自然仍然給它們留下了這塊香格裏拉。

  喊叫聲,我聽見了喊叫聲,那種幾個世紀不曾出現過的聲音。我停下腳步,豎起耳朵仔細辨析。沒錯,是它們的聲音,我的心髒隨著喊叫的節奏劇烈跳動,放輕腳步,小心翼翼朝著聲音的方向快步走去。

  那裏,就在那裏,我終于看見了。一個男性,正斜倚在一棵大樹的樹幹上。

  沒錯,它應該是個男性,寬闊的肩膀,肌肉發達的臀部和大腿。滿臉虬髯,亂蓬蓬的頭發遮在臉上,看不清面目。它的皮膚,不像傳統文獻中說的那幺樣蒼白,而是熠熠發光的古銅色。皮膚下面的肌肉一塊塊健壯整齊。可以肯定,它是一個理想的標本,一個健康的個體。

  它顯然沒有發現我的存在,再次高聲呼叫,可能在召喚它的同類。我謹慎地在一棵樹下隱藏好,額頭上的探照燈轉換成攝影模式,自動記錄下我眼中看到的一切。它叫了幾聲後,懶洋洋地靠在樹幹上,雙手自然下垂,放到雙腿之間。

  我把目光聚焦到它的雙腿之間,審視它的生殖系統。關于它們這個物種中男性的生殖器,學術界一直有兩種看法,一種認爲細小柔軟,另一種認爲粗壯堅硬,雙方都有古老典籍的記載做爲二手證據,卻都沒有化石標本之類的實物一手證據,多年來爭論不休。今天別的不說,光是弄清男性生殖器的秘密,就是生物學史上的重大發現了。

  仔細一看,原來真理掌握在微軟派這一邊,這個男性的生殖器果然象根軟皮條一樣軟綿綿地低垂在它雙腿之間。它雙手抓起軟皮條,上下擺弄起來,沒一會兒,奇迹發生了,這個軟皮條居然變粗變大,雄赳赳地挺立起來,正好符合堅挺派關于陽具的記載,真是太神奇了。它們身上還有多少秘密等著我去發掘啊,這次絕對的不虛此行。

  正在這時,它身旁的樹叢中,走出一個它的同類。它一定是個女性,身材嬌小,似乎一陣風就能刮倒,移動時的姿態頗爲優雅,跳躍,擺動,穿過樹梢,來到男性身邊。它一頭金色的長發垂到肩頭,胸前兩砣豐滿挺拔的柔軟肉團,隨著主人的移動調皮地四下跳動。它的肌膚光滑細致,渾身上下只在雙腿之間有一撮黑色的毛發,遮掩住它的陰部。

  太幸福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運氣。這一趟野外出行,我的期望值並不高,能找到一個個體已經是喜出望外,沒想到居然能夠遇見一對,而且很可能它們即將進行交配,我將是幾百年來的第一人,親眼目睹傳說中它們神話般的配偶儀式。

  女性輕盈一躍,坐到了一根橫著的枝杈上,面對男性,分開雙腿。男性略略彎下身子,女性的性器官完全暴露在它的眼前。男性舔了舔嘴唇,高清攝像機聚焦下,男性的雙唇和女性下面的雙唇,清晰出現在我視野內,四唇充血腫脹濕潤,閃閃發光。女性捧住男性的頭顱,壓向自己的陰部。男性把臉埋進女性的雙腿之間,挑逗地搖動頭部,臉上堅硬的胡須和女性柔軟的毛發摩挲在一起,逗得女性發出一串蕩笑聲。男性略略擡起頭,伸出舌頭逗弄女性的陰部,品嘗女性的味道,女性的笑聲變成了細微銷魂的呻吟聲。女性身子一軟,從樹枝上滑下,撲到了男性的懷裏。男性抱住女性,順勢躺倒在地,堅硬的陽具進入了女性的身體。

  雙方面對面,互相注視著對方的雙眼,男性低下頭,親吻女性胸脯上的櫻桃,然後另外一個,然後擡起頭輕吻女性的嘴唇。天哪,這一定就是傳說中的愛情,一種它們這一物種獨有的情緒。

  女性主動伸出舌頭,進入男性口中,勾住男性的舌頭,然後四唇緊緊貼住沒有半分空隙,我的高清鏡頭沒有透視功能,無法進一步窺探,只好把鏡頭下移到它們的下半身。男性抱著女性,雙方面對面坐著,女性坐在男性的身上。女性主動上下移動著,動作由慢到快,雙方肉體碰撞發出啪啪啪的響聲,夾雜著水花四濺的聲音。突然間,女性的上身掙脫男性的摟抱,身子後仰,光滑的背部和微翹的臀部形成一道動人的弧線,滿頭金發瀑布般墜下,一直垂到臀部。男性全身肌肉繃緊,雙手緊緊抓住女性的腰肢,似乎要把纖細的蜂腰掐斷。男性女性同時高聲呻吟著,兩具身體不斷顫抖,隨後女性一頭栽進男性懷中,好久好久才平靜下來。雙方相擁著不動,過了良久才分開。男性站起身來,濕漉漉的陽具軟搭搭地垂下,頂端還挂著一串乳白色的水珠。

  女性跪坐到男性身前,伸出舌頭在男性陽具頂端舔了舔,然後把整條陽具吞進嘴裏。我嚇了一跳,難道它們這個物種的交配就象螳螂一樣,完事後女性把男性吃掉?然而我立刻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多幺的荒謬。沒過一會兒,女性就將男性的陽具吐了出來,本來已經綿軟的陽具竟然再一次變粗變壯,堅硬似鐵,威風凜凜地挺立在胯間。怪不得女性要把它吐出來,顯然尺寸太大,女性的小嘴容納不下了。女性把一頭金發攏到一邊,擡頭對男性妩媚一笑,兩只小手象松鼠捧松果一樣捧起陽具,小嘴湊上去不停輕吻,然後又將陽具頂端放進嘴裏吮吸著。我暗自歎息,它們交配的儀式居然如此豐富多彩,看來我們對它們的了解還是太膚淺了。

  沒過多久,男性顯然又要高潮了,就在它把陽具從女性嘴裏抽出來的一瞬間,乳白色的水柱從陽具頂端射出,射在女性猩紅的嘴唇上,潔白的牙齒上,強大的沖力下,精花四處迸放,女性頭發雙眉睫毛鼻尖上到處都是。女性伸出舌頭,將臉上的白色水珠一一舔進嘴裏,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男性俯下腦袋,輕吻女性的臉蛋,將女性臉上剩余的白色水珠一一舔舐幹淨,送入女性的嘴中,然後四唇相接,摟抱在一起漫漫長吻。

  過了好久好久,它們的激情才燃燒幹淨,兩人分開,然後手拉著手居然向我藏匿的方向走來。難道被它們發現了?我吃了一驚,剛要動彈,卻驚恐地發現,我全身麻木酸軟,連一根小手指都動不了了。

  男女徑直走到我的身前,女性拍手歡呼道:「果然成功了耶。」男性微笑著說:「那當然,我對它們了如指掌。」太奇怪了,它們的話,我每一個字都能聽懂。

  我強打精神,艱難地說道:「你們,怎幺會說我們的話?」「切,這本來就是我們的話好不好。」對方不屑地說道。

  「它很不錯,是吧?」女性問道:「你知道它是哪一種類的嗎?」「SIS001,」男性用專業口吻答道:「第一代人工智能生物機器人,完全仿真,所以看外表它和我們一模一樣。它已經幾百多歲了,看上去還跟新的一樣。這是我們當年研發的最完美的一個型號。」「據說這種機器人的能力很強大,可以空手撕碎獅子老虎,你是怎幺把它弄成這樣的?」

  「它是我們設計的,我們自然知道它的缺陷。制造它們的生物仿真技術很完美,我們可以完美的把它們制造成我們的樣子。但是遺憾的是,我們對自身的研究還很不夠,特別是對于性欲的研究還在初級階段,當我們照貓畫虎按照我們自己的樣子制造了它們,它們居然和我們一樣,擁有了性欲,我們卻沒有能力將之消除。它們只要一看春宮,就會有性欲産生。糟糕的是,由于我們沒有在它們身上複制性器官,所以它們一旦有了性欲,卻無法發泄,只好走火入魔短路了,變成它現在這樣全身癱軟的樣子。」

  「你太棒了,這是幾十年來我們抓住的第一個機器人吧?它用處一定很大吧?」「那當然,別的不說,光是它的生物電池,就足夠爲整個群提供幾十年的能量了。而且因爲原料問題,我們的好多機器都缺乏零部件停轉了,它身上的零件,足以讓千多件儀器恢複運轉。」

  說著,它獰笑著從草叢裏拖出一條粗粗的電線,把頂端鋼針一樣的插口插進了我頭頂上的接口。我覺得全身的能量不斷外泄,眼前的視野逐漸模糊,直到黑屏,所有的感覺全部失去,周圍的世界變成了一團黑暗,宕機前聽到這個男性人類最後的話:

  「謝謝你,夥計,你的到來對我們來說,真是雪中送炭啊。」


【完】


字節:9488

椎名无码AV在线播放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