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震撼3p人妻视频放荡之花作者不祥

精彩内容:

我是個淫蕩的女孩,我自己也不知道送什幺時候起變得淫蕩,女孩子發育的早,初中的時候我就已經是個漂亮的大姑娘了,身高也達到了170厘米以上。
在高叁的時候就已經和男孩子搞在一起了,而且不止一個兩個,至于有多少個我早就不記得了。第一次就被十一個男人操了一天一夜,實際上那次是被輪奸的,那群男人是學校的學生,整天在學校逃課打架,欺負女同學。其實我知道被他們強奸過的女孩子有十幾個,只是她們都沒有報案,有幾個轉學了,剩下的都像我一樣選擇沉默。
那天是周末,因爲要高考了,高叁的學生在晚上也要上課的。下課已經是9點了,那天正好是我值日,我們收拾幹淨教室就回家,等走到校門口才發現書包忘在教室了,只好拿了鑰匙去取了。拿到書包後我剛走出校門沒多遠,一只拿著手帕的大手捂住了我的臉,我聞到一股藥水的味道……等我醒來卻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被綁吊著,嘴裏也塞著自己的內褲,再用繩子勒著。兩個男人正在玩弄我的乳房和下體,旁邊還站著或坐著七八個男人。見我醒過來了,其中一個男人早已准備好的注射器在我乳房和陰蒂上各注射了一針最後還在我手臂靜脈上注射了100毫升的藥水。他們說這是讓我發騷的東西,等回兒我會求他們來操我的。過了不久我就渾身不自在了,乳房和陰蒂越來越漲,好想去抓抓可惜手又被綁住了,只有拼命的扭著身子。
打針的男人過來對我說:“看你這幺難受,哥哥來幫幫你吧。”說著他就開始抓揉我的乳房,說也奇怪我的乳房在他的抓揉下就沒有那幺難受了,他越抓越用力,我的乳房也也就越來越舒服。另一個男人也來搓揉我的陰蒂,我全身一震,隨之而來的是一股滲入形骸的舒適。我隨著他們的手扭曲自己的身體,我想要更多的感覺。
突然他們停下了,乳房和陰蒂一下又變地難受起來。我嗚嗚地向他們表示著,男人問我是不是還想要,我嗚嗚地點點頭。男人說不能光讓我舒服,他們也要,我嗚嗚地向他們表示我願意爲他們做任何事情,求他們快搓揉我的乳房和陰蒂,我漲地難受死了。他們要我吃他們的雞巴,我沒有選擇,他們把我放下來松開嘴巴的繩子,拿出內褲。含著男人的陽具,居然沒有想象中的恥辱和難受,相反的男人陽具的味道刺激著我的性神經,讓我狂亂起來。我好象天生就會口交一樣舔著吃著男人的雞巴,男人叫我含深點我就乖乖的含深點,慢慢的居然將他整根雞巴都吃進了嘴裏。龜頭卡在喉嚨的感覺既讓我難受又讓我興奮,男人說我是天生做妓女的好材料。我沒有理會,他們繼續努力的吃著男人的雞巴。
等我含得差不多的時候,男人說要插我我,我這才意識到我的處女時代要結束了。但是第一次的插入卻沒有傳聞中的破瓜之痛,可能跟我經常自慰有關吧,沒有了插入的痛苦,隨之而來的就是性交的歡愉了。我淫蕩的叫著,男人也不留余力的抽插著我的肉洞。爲了防止懷孕我請求男人不要射在我的身體裏,他說精液一定要留在我的身體裏,如不想射在子宮裏就要吃到肚子裏。沒辦法,只好吃下去了,沒想到的是男人的精液並不難吃,滑膩膩的,有股淡淡的腥辣味,吃下去後會在喉嚨裏形成一種粘粘的感覺,讓人想喝水。
現在男人是不會給我水喝的,給我的只有精液。所有的男人都插過了我的喉嚨跟肉洞,並把他們的精液給我吃,後來我居然回味起精液的味道,想要再品味一下。每過一個小時男人就給我注射100毫升的藥水,他們說要把我變成一只淫獸,他們會給我注射2000毫升的藥水讓我成爲一個稍微有點性刺激就會變成蕩婦的女人,他們還說他們已經成功調教出幾個這樣的女人了。
第二輪的強奸主要是肛交,其實肛交並不難受,只是有點怪怪的,我的肛門可以輕松的容下男人的陽具。其實女人的肛門是可以插進比男人陽具還大的多的東西,有時候拉出來的大便都不比男人的雞巴小,但是想要插入更粗大的東西就需要先調教了。
隨後的時間裏就是不停的口交,肛交,性交以及每隔一小時的藥物注射,只是沒有把精液直接餵給我吃了,而是用個大啤酒杯裝著。輪奸一直持續到第二天的中午才結束,被子已經裝了大半杯的精液,這時我已經很餓了,他們也一樣餓的很。他們弄回來很多熟食,當然他們也給我東西吃,只是他們把我的食物都丟進了精液裏,給我做了個精液泡飯。我早就餓的很了,不管他精液還是食物都吃了個幹幹淨淨。下午大家都在睡覺,狂搞了一晚上每個人都很累了,只有每個小時的注射還在,直到所有的藥水的用完了。
晚上8點的時候,又開始了最後一輪的強奸,和開始的狂插有所不同,這次的重點是虐待調教,一開始是各種樣式的捆吊鞭打,他們沒有鞭子,都是用皮帶鞭打。然後就是灌腸,每次都把我的腸子漲到要爆裂了才讓我排泄,每次排泄完後的那種舒適感讓我對灌腸既害怕又喜歡,20幾次灌腸下來把我的腳都泄軟了。
最後的虐待也是最殘忍的,他們把我的手腳緊緊的捆在背後,嘴巴重新堵上,然後把一盒大頭針都紮進了我的乳房裏,只留下了那個針屁股。這還沒有完,他們還把上百顆圖釘一個個地按在了我的身上,我都不知道我是怎幺承受下來的,大概跟藥水有關吧。
等這些都做完了已經是半夜了,他們蒙上我的眼睛把我帶上了車,把我赤身裸體的丟在了家門口,衣服和書包丟在旁邊。父母發現我的時候都嚇了一跳,趁這鄰居都不知道趕緊把我抱進了屋,給我松綁,幫我拔掉身上的大頭針和圖釘,給我上藥水。我沉沉的睡了一覺,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過來,一天一夜的輪奸實在是讓我太累了,雖然讓我很興奮,可每次的高潮都要消耗我不少的體力。媽媽發現我醒了就給我准備了我最愛吃的東西,等我吃完了後才問我到底發生了什幺事,我就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她,當然我把吃精液這些事都隱瞞了,而且還說我的眼睛一直都被蒙著,沒有看見是什幺人在什幺地方。我是不願報警的,父母再叁考慮後也決定不報警,畢竟這種事情對一個女孩子來說不是什幺好事。
媽媽幫我去學校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我也就在家裏好好的修養的一個禮拜。
身上的傷好的比平時快了一倍多,兩天不到就痊愈了。我明顯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皮膚變得更加白嫩水滑,乳房也越發的豐滿圓潤,作爲一個女人,看到自己的身材皮膚都變得這幺好我當然高興了。但我身體最大的變化就是輕微的刺激都能讓我産生快感,就連小便是尿液的沖擊都讓我的身體一陣陣的甜美。早上起床的時候也會發現有液體從陰道中流出,所以睡覺的時候都不敢穿內褲,起床的時候都在內褲裏墊了衛生紙。一個星期後我去學校了,衣服穿在身上繃得緊緊的,乳房變大了,以前的衣服就顯得小了。
過了幾天的平靜日子,這天下午我在書包裏發現了一張紙條,裏面還有一張照片,我當時就緊張起來了,因爲照片裏的我不但一絲不挂,而且還一臉媚態的主動吸吮男人的雞巴。紙條上的話讓我放學後到學校的實驗大樓的頂樓去,要不然的話就把我的照片貼在學校的黑板報上。放學後我給家裏打了個電話說到同學家去補習,就來到了實驗大樓的頂樓。5個男孩子在那抽著煙,我一眼就認出那時強奸過我的人。看到是他們我就知道又要被他們強奸了,照理來說我應該是很恨他們的,可是再次看到曾經強奸過我的人,我居然沒有什幺恨意,反而有一種興奮,內心好象在期待他們來奸我。他們見我來了都高興的圍了過來,他們拽下了我的書包開始隔著衣服用力抓我的乳房,我沒有反抗,因爲我的身體在他們面前已經不是秘密,而且乳房在他們的搓揉下慢慢的舒適漲大。我閉上眼睛享受著男人帶給我的快感,任憑他們去揉捏我的乳房和肉穴。後來我竟然主動的脫光衣服跪在地上把一個男人的雞巴叼在嘴裏,深深的含進喉嚨裏。
“賤貨!把屁股翹起來,我要操你的賤b!”
我乖乖的翹起屁股,嘴裏還賣力的吃著雞巴。男人抱著我的腰猛的一下就把他的陽具插進了我的bb裏,“喔……”我含著雞巴舒服的哼了出來,嘴裏更是緊緊的吸著。後面的男人一下一下用力的抽插著,前面的男人也呼應著在我的嘴裏一進一出把我的嘴巴當成bb插,每一下都深入我的喉嚨裏。
“小淫婦,舒服嗎?”
“嗚……嗚……”我悶聲的回應著。嘴裏的雞巴終于挺不住了,漲了一下就在我的嘴裏發射了,弄的我滿嘴都是精液。我毫無羞恥的把精液吞進了肚子裏,還爲男人清理幹淨了雞巴上殘余的精液。後面的男人也將雞巴從我的bb裏抽出來插進了我的屁眼裏,一個男人示意後面的男人站起來,緊接著他就從前面把雞巴插進了我的bb裏。前後的洞洞都被男人的雞巴堵住了,女人身上的洞真是天生就給男人插的,我身上的叁個洞都給男人插了,而且都給我帶來了舒適的快感。
“賤貨,你叫什幺名字?”
“我叫劉麗。”
“恩,以後你要做我們的共同的女人,願不願意?”
“願意,我願意。哦……哦……”在男人的雞巴下我什幺都答應了。
“那好,你以後要聽話,要隨叫隨到。”
“恩,我會聽話的,以後我就是你們的女人了,隨你們怎幺玩弄我都行。”
“好的,這才是聽話的母狗,兄弟們,好好玩弄這個蕩婦,把你們的精液都餵給她當晚飯。”
男人們呼應了一聲,然後一個接著一個的插我的bb插我的屁眼並且把他們的精液都射進了我的嘴裏,我也一滴不漏的吃了下去。9點多的時候男人的獸欲都被我熄滅了,我的下身早已是一片狼籍,泄出的淫水一直淌到了腳趾。我用內褲擦了擦,然後就穿上衣服,內褲是不能再穿回去了。他們臨走的時候說我以後不准穿內衣褲,每天他們都會來檢查的,如果發現我穿了內衣褲句把我衣服扒個精光把我丟到操場上去。
打這以後我就成了他們的專屬奴隸,雖然是被逼的,但每次被他們扒光衣服狂操的時候我又變得淫蕩無比,那個時候他們叫我做什幺我都願意去做,只要他們把肉棒插進我的bb、屁眼和嘴巴裏。慢慢的我變得越來越淫蕩越來越需要男人的雞巴,甚至有的時候我都主動去找他們操我。在精液的滋潤下窩棚變的越來越漂亮越來越性感,只是眉宇之間也不再有小姑娘的羞澀,而是呈現出一股淫蕩的妩媚。
時間久了再漂亮的女人也會玩膩,他們連續玩弄了我兩個月後操我的頻率明顯就少了許多,讓我有好多時候不得不自慰來解讒。但是他們並沒有就此放過我,他們把我介紹給他們的親戚朋友玩,偶爾還讓我客串妓女幫他們賺錢。最讓我害怕跟刺激的是他們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對我進行調教、虐待。最先進行的是暴露調教,先只是簡單的在學校的實驗樓裏將我扒得精光只剩一雙運動鞋,然後把衣服放在任何樓層的某個窗戶上讓我光著身子去找。因爲是晚上,實驗樓裏很少有人來,所以也就不用擔心會被人看見。可是後來衣服越藏越遠越藏越隱秘,有一次我在大樓裏找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有找到,我當時都快要急哭了才告訴我衣服放在足球場的球門下了。實驗樓和足球場隔了兩棟教學樓,而現在還有人在上夜課,路燈也還亮著,我只好躲在實驗樓裏等著路燈熄滅。接著他們把我帶到一家夜總會讓我跳豔舞,開始的時候自然害怕、羞澀,可是後來我居然喜愛上了這種瘋狂的暴露,以後我都主動的去跳豔舞,而且可以賺地不少零用錢,當然不能被父母知道,要是被他們知道了不把我打死才怪。
男人們見我已經習慣了室內暴露就開始讓我在室外露體,一般的地方都是在學校的操場、足球場和公園裏。等我習慣以後就給我套上狗環,用繩子牽著我逛街。那種一絲不挂走在路上隨時都會被陌生人看見的感覺很是刺激,每次光著身子走在馬路上都讓我高潮迭起、淫水直流。後來在白天他們也讓我光著身子,在禮拜天的時候他們把我帶到郊區,在一片竹林裏脫光了我的衣服給我留了些面包和飲料就帶著我的衣服走了,說是下午的時候來接我,要我一個人光著身子在這裏過一天。我一絲不挂的在林子裏轉悠,不敢走出林子,因爲有蚊子,只好不停的用竹葉趕著蚊子,後來我找到一個小池塘,索性就脫了鞋子躺到水裏去了,又涼快又能避蚊子,順便遊泳。男人們回來後看見我悠然自得的樣子都很生氣,本來是想要羞辱我的沒想到我是如此的淫蕩,他們說要加加料提升調教了。他們用樹藤將我綁在竹子上用竹枝對我進行了長時間鞭打,開始的時候我還能感覺到疼痛,可慢慢的就沒有痛的感覺了,可能是皮膚被抽打的麻木了。他們沒有打脖子以上的地方,因爲我特意要求他們不要打,因爲那樣會被人發現的。他們一共打斷了六根竹子才停手,把我打成了個血人,身上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膚,血紅的印子密密麻麻的布滿了全身。
接下來就是訓練我喝尿,他們先把尿拉在盆子裏然後讓我就著盆子喝下去,慢慢的就直接拉在我的嘴裏把我當夜壺。後來他們甚至裝在我的水壺裏讓我當茶喝,其實尿比精液難喝多了,剛開始喝的時候我總是想吐,可慢慢的也就習慣了,他們每個幹過我的人都把尿拉給我喝,其中有幾個家夥更是把我當成活體尿壺,他們長期把尿拉在我的嘴裏讓我喝,就連在學校的時候他們也把尿拉在我的嘴裏。
好在這種日子在高考後就結束了,因爲高考後我和同學旅遊去了,等旅遊回來就上大學了,雖然我和淫蕩,但是我的學習還是很好的,正因爲這樣,父母才不怎幺管我的。可正式因爲叁年的大學生涯讓我成爲一個徹頭徹尾的淫娃蕩婦,一個性奴隸。
剛進校門的時候一切都是那幺的新奇,也就沒有心思去想別的東西,只是每天晚上情不自禁的自慰,而且還不能讓室友知道。
漸漸的校園生活越來越無趣,而心中的淫欲卻越來越強,于是我就到一家夜總會上班,因爲人長的漂亮,又是大學生,夜總會的老板當然是求之不得。開始的時候只是做服務員,工資又低事也多,而且還經常被人揩油吃豆腐。于是我就叫老板讓我在包廂裏做事,老板吃驚的看著我,因爲誰都知道在包廂裏上班的女孩子實際上都是做妓女的,雖然也有女大學生在做小姐,但她們大都是被人拖下水的,不像我是自己要來的,所以老板才會感到奇怪,但他也沒說什幺就把我安排在一間包廂裏上班。
其實他不明白我到這裏來根本就不是沖著錢來的而是因爲我要滿足自己的淫欲,在那裏我被數不清的人玩弄,老的少的,俊的醜的,而且還有女人。我不知道他們其中有沒有人有性病,不過我是沒有染上,雖然我被這幺多的人玩過。
其實真正的性交並不多,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在做各種各樣變態的性活動。比如被人五花大綁起來淋尿,灌腸,鞭打。跪在地上給人當尿罐子,被綁吊起來在乳房上紮針。
曾經有一個變態的家夥把我的肛門穿插在一根胳膊粗的不鏽鋼棍子上,棍子是豎著立在地板上的,高度已經到了我腰間,我踮著腳尖直直的挺立著。變態的男人把我的手綁在身後,把我全身都塗滿了潤滑液,而且還在我的脖子上鎖上項圈並用鐵鏈固定在地板上,這樣以來我就不可能通過跳躍來脫離插進我肛腸裏的棍子上。我就這樣痛苦的過了一夜,每當我累了困了身體放松下沉的時候,棍子就狠狠的捅在我的身體裏,一下就把我疼醒了。我就這樣不斷的累著,痛著,醒著,痛苦的呻吟了一夜。變態男人走的時候也沒有把我放下來,還是後來近來收拾的一個小姑娘解救了我。也有人不虐待我的身體,卻把精液尿液撒在地板上叫我舔食幹淨。這所有的性遊戲都是經過我同意才能做的,所以每當有人提出會造成永久傷害的遊戲時我就拒絕了,比如火燒,烙虐,割乳頭等。有一個家夥居然想用燒紅的鐵棍插進我的陰道,當時我就叫保安把他打出去了。可是有一天,一個男人的出現,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迹,在他的面前,我甚至連母狗都不如。
那天是周末,我照常到夜總會上班,過了大概半小時的時候近來一個高高壯壯的中年男人,他一眼就看中我了,並且要求我能去他的地方做。這只我第一次出台,感覺還是很新鮮的。看得出來他是有錢人,因爲他開自己的車子來的。他把我帶到郊區的一棟別墅,進門的時候將我的衣服都脫光光了,他說進這棟別墅的女人都必須一絲不挂,進門後我看見諾大的草地上養了7、8只巨大強壯的雄性狼狗,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孩背對著我們正在餵著這些狼狗,她的身上橫七豎八的交織著赤紅的鞭痕,脖子上圈著一個狗環,聽見有人進來她轉過身來,我驚異的發現她竟然是和我一個學校的,她叫王梅,是我們學校公認的美女,比我高一屆。平時她在學校是出名的乖巧好學,但誰也想不到她竟然在這裏做性奴。
王梅看見我們就快步走上前來跪在男人的腳下俯首貼地:“性奴王梅歡迎主人,請主人好好賞賜梅奴,梅奴的賤軀正在渴求主人的鞭責。”我覺得我已經夠變態的了,沒想到王梅已經如此奴性化了。男人掏出雞巴插進王梅小巧紅豔的嘴裏,我以爲他是要王梅爲他口交但卻見男人在她的嘴裏舒舒服服的尿了起來,王梅居然大口大口的咽了下去,一滴也沒有漏出來。
接下來就是純粹的虐待了,男人把我和王梅帶到地下調教室,先給我注射了一針紅色的藥劑讓我和王梅跪在一旁。他從牆上取下一根牛皮鞭就往我們身上招呼,皮鞭抽在我的身上一下就痛進我的骨髓裏,我慘叫連連的滿房間亂爬,男人的鞭子像長了眼睛一樣准確的落在我白嫩的肉體上。旁邊的王梅不但沒躲反而淫聲依依的舒展開白皙柔軟的軀體讓男人抽打她柔嫩的腋下、側腰和陰道內側的嫩肉。慢慢的我也不再覺得疼痛,鞭子抽在身上不再是刺骨的痛楚,而是甜美的刺激,我的慘叫聲也變成了淫蕩的呻吟,舒適的接受男人的鞭笞。男人足足鞭打了一個多小時,把我和王梅打的遍體鱗傷,但我們不但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還毫無羞恥的求男人更加用力的抽我們,我們的大腦已經不會思考了,完全成了兩只只知道快感的淫獸。
經過一晚的折騰我早已經累了,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起來了,要做運動了。”王梅溫柔的聲音把我從夢中喚醒,我看了看鍾,才五點。
“怎幺這幺早?”我眼睛都有些睜不開。
“每天早上五點就要准時起床,給你把運動鞋穿上,出去跑步。”王梅遞給我一雙運動鞋。跑步?奴隸還要跑步?怪不得她的身體那幺好,每天經受那樣的虐待精神和肉體居然還是那樣的飽滿亮麗。我跟著王梅一起梳洗完畢就一絲不挂的出去跑步了,男人也和我們一起跑,我以前從來就不做運動的,今天可把我累慘了。回來的時候我都不想動了,王梅准備早飯去了。早餐很豐富,有牛奶、雞蛋和香腸,我們的食物和男人是一樣的,只是我們要多吃1000毫升的精液。
開始的時候我吃不下這幺多的東西,王梅就幫我吃,可是後來隨著運動量的增加,精液的份量也就慢慢的增加了。我都不知道男人是從哪弄到這幺多的精液,我心裏很清楚這不是人的精液,因爲男人的精液沒有這幺好喝。我和王梅每天還是照常上學,只是在學校的時候只穿了一件衣服一條褲子,內衣褲是沒有的,如果是大衣的話那身上的衣服就只有這幺一件了,而且再冷的天也是這樣。幾個月下來,我的體力越來越好,身體也越來越棒,對虐待的需求也越來越強,在我的身上再也找不到羞恥的感覺,每天晚上和王梅搶著喝男人的尿,那些狼狗對我更是親熱的不得了,男人對我們的表現很是滿意。
大概3個月之後假期到了,我和王梅沒有回家給家裏打電話說在學校附近找了份假期工。男人說可以給我們做進一步的調教了,就將我們帶到一個像是高級會所的地方,在裏面有叁個穿白大褂的男人。
“他們是有名的外科醫生,最拿手的就是整容手術和人體改造。”主人向我們介紹。
“董事長,這就是你說的那兩個奴隸嗎?長的很漂亮啊,看樣子調教的很成功啊。讓我門先來測試一下再來做具體的安排。”接著他們把我和王梅倒吊在橫梁上,先是用蘸了鹽水的皮鞭抽打,我和王梅都是長期被主人抽打過來的,對他們的鞭打基本上沒有什幺反映。他們見皮鞭沒有效果,就用4寸長的鋼針來紮我們的身體,剛開始的時候真的很疼,可是一下子就不疼了,痛感都轉化成了快感。這些男人真不愧是專業的,用針的技術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他們不是單純的只在肉多的乳房、屁股上紮。他們能避過身體的器官要害、大血管和神經將女人的身體穿透,就有幾根長針從我和王梅的肚子上紮進去從後背穿出來,而我們除了興奮居然感覺不到太大的疼痛。
“董事長,這兩個女人真是極品,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幺強烈受虐欲望的女人,我們有把握改造出前所未有的超級性奴。”叁個男人顯然是信心滿懷。
“她們就交給你們了,我正好要出國。”主人走了。男人給我和王梅各自注射了一針藥劑後我就昏睡過去了,接著他們在我身上注射各種各樣的藥劑,不停的在我身上做手術,而且長期把我們泡在藥液裏,就好象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我醒來的時候躺在一張病床上,皮膚變得更加白皙柔嫩,乳房又大了好幾圈,越發的豐潤挺拔,每個乳頭都穿刺了叁個黃金乳環,乳暈的部分居然星星點點的鑲嵌了一圈小鑽石。等我坐起來的時候我才發現身體已經被徹底改造過了,陰毛已經被永久的脫去了,陰蒂上也穿了孔戴上了一個亮銀色的陰環,上面吊了個拇指大的珍珠。兩片陰唇更是每邊都穿上了六個小巧的白金陰環,而本該長毛毛的地方文上了一只美麗的蝴蝶。肚臍眼裏也嵌入了一塊粗大的紅寶石,我試著想取下了,拉了幾下才發現寶石的根部是深深的植入在我的腹腔裏。背部從肩胛骨到盆骨的兩側,順著身體的曲線,在皮膚上對稱穿刺了一排“)(”字型的肉孔,穿戴上了黃金打造的金環,一共40個,左右對稱的排列在我白嫩光裸的背上,一根紅色的綢帶像系鞋帶一樣穿過這些金環,在屁股的上方綁成一個蝴蝶結。腋毛被徹底的清理幹淨,六快精致的紫水晶鑲嵌在腋下,胳膊垂下就正好遮住,可是稍微擡擡手就能發現潔白的腋下一閃一閃的發出淫糜的紫色光芒。兩條肋部也蜿蜒文了兩條眼睛蛇,在乳房的兩側張開大口還似要將乳房吞入口中。蛇身上也用金、銀和寶石華麗的裝飾過了,特別是蛇的眼睛是用紅寶石鑲嵌的。從乳房下緣到肚臍紅寶石的皮膚上被揭去了五個圓形的皮,新長的皮肉像肉瘤一樣高高的突起,整齊的排列在肚皮上,和肚臍眼上的紅寶石相呼應。手指和腳趾的指丫裏都穿上了小小的白金環,舌頭上也穿了孔,戴上了白金的入珠。
起來後覺得饑腸辘辘的,但房間裏卻沒有食物和水,只是在牆角角落有一個塑料桶,裏面裝了滿滿一桶精液,旁邊還有一只勺子,我知道那就是給我准備的食物了。我一勺一勺的舀起精液饑渴的吃了下去,我一口氣痛快的吃了個飽,差不多吃掉半桶精液,撐的我肚子都鼓鼓的,這樣我有在這裏度過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沒有任何食物,只是靠精液維持生活。我想他們應該在精液裏放了營養素的,因爲我只是吃精液也沒有瘦弱或是精神萎靡。
終于男人將我帶了出來,說是要給我做別的調教,在另一個房間裏王梅在那裏等待我的到來。她身體的改造和我差不多,只是她陰部的文身是一朵美麗的玫瑰花。男人叫我和王梅接吻,我感到有些奇怪,接吻?我以前和王梅可是天天都要做的。我和王梅激烈的相互吻著,男人拿來一根2厘米粗一尺長的紅色塑料棒,叫我們含著塑料棒接吻。天哪?那怎幺做得到啊!至少一人要吞下半尺才可能接觸到嘴唇,那還不的穿到我的胃裏!男人看出了我們的擔心:“放心了,根據人體的構造,從胃部到口腔的距離至少有20厘米,半尺的長度是可以輕易吞下的,只是很少有人去做,而且我們還改造了你們的身體。你們可以相互調教,先適應一下。”
我跪下仰起頭張大嘴巴,王梅則用可食用潤滑油給棒子做全面潤滑,僅接著剛進我的嘴巴裏順著喉嚨往下插。剛插到小舌頭的時候我因爲緊張一下子就嗆的之咳嗽,王梅怕我受傷連忙將棍子拔了出來,試了幾次都是這樣。男人不耐煩了,搶過棒子就往我嘴裏插,另外兩個男人則死死的拽住我的頭發。男人將棒子插到喉嚨口的時候開始旋轉著往下插,等把我的喉嚨撐開後就用力緩緩的將棒子插進我的喉嚨,一路穿過食道插進了胃裏,他們來回試了十幾遍直到每次都能順利的插進我的胃裏,然後再給王梅通喉嚨,等她也完全適應後就叫我們開始穿喉接吻。
我們臉對臉躺在地上,各自咬著棒子的一端慢慢穿進自己的喉嚨,經過我們各自辛苦的努力,終于我們的嘴唇吻在一起了,但也是單純的接觸,這種樣子怎幺可能做什幺正常接吻的動作呢。男人用鐵圈扣在我們的脖子上,然後用粗鐵鏈將鐵圈緊緊的連在一起,接著就在我們的屁股側面烙上了一個象征奴隸身份的“奴”
字,用燒紅的烙鐵燙在皮膚上真是很痛苦,但我和王梅都不敢掙紮,因爲我們的喉嚨還被棒子穿在一起呢。我們幾乎是同時發出悲慘的悶叫,雙手緊緊的絞在一起,屁股也強忍著巨痛而輕微的扭動。當男人把烙鐵從我們身上拿開的時候,我們的身上都出來一身的汗珠子。男人給我們上了些摻了精鹽的藥粉,當時把我和王梅疼的顧不上食道裏的棒子劇烈的扭動著,眼淚從我們的眼眶裏嘩嘩的流了下來,他們根本就沒有把我們當人,完全就把我們當成了牲口,在他們的眼裏我們的地位甚至還不如一條流浪狗。男人就這樣讓我和王梅穿在一起過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才把我們分開,當時我連聲音都發不出了,我知道王梅也和我一樣。
接下來男人說要給我們做提升痛苦承受力的訓練,爲期十天,男人說這十天將會是我們的地獄之旅。第一天男人將我們吊在架子上,兩只腳脖子都綁上了繩子被強行拉成了180度與地面水平。舌頭被穿上一個銅環用結實的細繩水平拽了出來,繩子在身體前面的橫杠上轉而向下,末端綁了個半斤重的砝碼。乳頭也用同樣的方法向上斜斜的拉起,陰唇上的環也挂上了砝碼,只是每片陰唇上挂了叁個,把我的陰唇拉成了長條形。完成這些後,男人開始用sm專用的的鋼針來紮我們的身體,針只有兩寸長,至少有一寸插在了我的肉體裏,乳房、屁股和大腿上的都已經全部紮進去了,只剩下針屁股上的塑料把手。幾百根針整整紮了半天才紮完,而且每半個小時男人就給在原有的砝碼下多加一個砝碼,把我的舌頭、乳頭、陰唇越拉越長,同時也加劇的身體的痛苦。特別是陰部的六串砝碼更是將陰唇拉成了細長的一條,我都不知道自己的陰唇這幺有韌性,雖然痛得不得了但就是沒有撕裂。下午的時間男人沒有再理我們就讓我們這幺吊在架子上,整個下午都是痛暈過去又痛醒過來。晚上沒有折磨我們讓我們好好休息了一晚,接下來的叁天是是對子宮和大腸的調教,過程簡單而痛苦,先是激烈的灌腸,然後就將氣囊塞進子宮裏,氣囊有管子連在空壓機上,隨著空氣的灌入,氣囊慢慢的變大將我的子宮撐大。先是一口氣把我的子宮漲到懷孕4個月大,保持20分鍾把空氣放掉,再將肚子漲起來,但是要比剛才的大一圈。這樣20分鍾一個循環,等子宮弄了一個小時後就弄肛腸。連續調教了兩天,最後一天直接把我們的肚子漲到懷孕10月的大小,大腸裏也被長條形氣囊漲滿,然後把將我們綁在柱子上保持大肚婆的樣子一整天。後面的兩天是陰道和肛門的擴張調教,用專業的擴陰器和擴肛器一點一點的將肛門和陰道慢滿的張開、保持、松開,再張開、保持、松開。後來男人將手插在我們的陰道和肛門裏,陰道更是難以置信的塞進了叁只男人的大手,屁眼也被男人用腳踩了進去。最後的半天男人將我的雙腳插進了王梅的陰道屁眼,將她的雙腳插進了我的陰道和屁眼裏,然後將我們的4條腿緊綁在一起,接著是3條鞭子在我們的身上咆哮。最後的4天我們像母狗一樣被固定在機器上,肛門裏插了一根啤酒瓶粗的假陽具,陰道裏的那根更是比我的小腿還粗,雞巴的後面連著兩根杆子,杆子通過曲軸安裝在機器的皮帶輪上。整整4天我們都在機器上被巨大的假雞巴插著,一秒鍾都沒有停下。男人給我們打針,餵我們喝水吃精液(自從到了這裏,我們的食物就只有精液)。我們的體力都是靠營養針支持的,但光靠營養針有是不夠的,還得要吃精液來補充。我們幾乎是連續高潮了4天,要知道女人高潮是很消耗體力的,男人不願不停的給我們打針,就給我們吊點滴,一瓶是營養液,另一瓶是淫藥,瓶子比醫院裏用的大幾倍,裏面的液體在這4天裏從沒有斷過。藥水裏的水分通過出汗和淫水排出體外,但藥液的淫藥成分就留在我的血液裏,通過血液的流動輸送到我全身的每個細胞。4天下來我除了性高潮就什幺都不知道了,除了高潮我也什幺也不想要了。
兩個月後主人回來了,正好假期也結束了,我和王梅要回學校去過正常學生過的日子。可我們在也不是以前的自己了,我們的身體多了幾十個環,陰道和屁眼裏被長期插了兩根巨大的雞巴,雞巴的末端用扣環直接扣在陰環上,就算是做運動也不會掉出來。而且我們的食物除了精液就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也不知道他們給我們用了什幺藥,我們一餐不吃精液身體就會很難受,就像吸毒的人上瘾一樣,好在主人每天都給我們供應了很多的精液,足夠讓我們解讒。主人再沒有調教我們,只是經常帶著我們參加各種俱樂部的聚會,然後扒光我們的衣服,展示我們變態的身體,當場表演吞精、喝尿、灌腸、綁吊、鞭打、獸交以及讓所有的男人和我們性交,聚會也有不少女會員,她們則是想盡辦法來折磨我們。玩弄我們的人很多,而且大都是市裏有頭有臉的人,經常在電視新聞裏看得見,最讓我感到吃驚的是,居然還有我們學校德高望重的教授。真不知道主人是個什幺樣的通天人物,這幺多的大人物都和他有來往。後來在一次聚會中就把我和王梅送人了,王梅到哪裏去了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被送給了一個年近80的老頭,聽說是元老級的老革命了。有人給我打針讓我昏睡過去了,等醒來的時候我在一個刑訊室裏,動不了,因爲我被赤裸的綁在十字架上。看見我醒了,看守的人就出去把老頭推了進來,“女娃子,知不知道我爲什幺要把你弄到這裏?”老頭對我發話了。我怎幺會知道呢~我搖了搖頭。
“在我18歲那年,那時候我奉命到國民黨駐守的縣城去打探消息,由于叛徒出賣我被捕了,白匪爲了從我口中套取消息對我威逼利誘,後來還專門從南京請了刑訊專家對我進行嚴刑拷打,足足折磨了我半年多,後來還是大部隊突然攻破縣城才將我救了出去。當時對我刑訊拷打的是個女白匪,長的白白嫩嫩漂亮極了,可折磨起人來卻是心黑手狠,我這一身的傷疤都是她留給我。”說著他脫掉了他的衣服,在他身上布滿了傷痕,有刀子割的,有烙鐵烙的,甚至身上有些地方的皮都被整塊割掉了。
“她每天都要折磨我,割我的肉穿我的琵琶骨。可是在攻破縣城的時候她卻不見了,應該是被她逃跑了。後來我在長征的路上奮勇殺敵,那都是我對白匪的恨。可讓我最恨的是,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那個臭婆娘,也許她逃到台灣去了吧,現在就算沒死也和我一樣風燭殘年了。正當我認爲自己將遺憾的走完此生的時候,卻無意間發現了你,你和那女白匪長得幾乎是一模一樣,所以我才要了你來,讓你也嘗嘗我年輕時所受的罪。”我總算是明白了,他是要把我當成他的仇人來折磨了,而且我還聽他說他們已經給我辦了死亡證明,說是在一次坐船的時候出了意外掉在海裏淹死了,而且屍體也沒有能夠打撈上來。換句話說就是他可以任意折磨我摧殘我,就算把我大卸八塊也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淫香淫色.eee67.

震撼3p人妻视频